外贸信托因“11宗罪”被罚超千万元 部分贷款资金流入股市房市

外贸信托因“11宗罪”被罚超千万元 部分贷款资金流入股市房市
继四川信托、安信信托之后,监管再一次开出千万元罚单。近日,北京银保监局公布一则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外贸信托存在11项主要违法违规事实。北京银保监局责令外贸信托改正,并罚没其1080万元,且对四名员工给予以警告处罚。从处罚名录看,涉及有劣质项目融资、汇集他人资金购买信托计划,甚至是资金流入股市、房市等相关领域。有业内人士表示,外贸信托因业务合规性问题,近半年来一直在被监管部门重点调查,本次开出的天价罚单,正是经过深入调查后的结果,体现了金融机构注重合规经营的重要性。千万级罚单此前,四川信托被罚3490万元、安信信托被罚1400万元,从罚单金额和涉嫌违法违规事项来看,对外贸信托的罚单是近年来监管部门开出的第三大罚单。据中国银保监会北京银保监局公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京银保监罚决字〔2021〕42号)显示,外贸信托涉11项违法违规行为如下:监管批复增资前违规以负债形式接受“增资款”并使用;未能识别商业银行个人理财资金认购劣后级受益权;合格投资者人数突破“资管新规”要求;员工汇集他人资金购买信托计划,部分被汇集人员认购金额少于30万元;以应收账款收购附差额补足承诺形式,变相为房地产企业提供流动资金贷款;项目资本金审核不到位,为资本金不足的项目提供融资;贷款用途审查不到位,信托资金用于置换前期缴纳土地出让金的投资款;房地产信托计划贷款用途管理不到位;贷款用途管理不到位,部分贷款资金流入股市、房市;个人贷款合同及费率管理不到位;借道合作机构变相进行不同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之间信托财产的相互交易。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罚单中有几项处罚在行业内并不多见,其中,“监管批复增资前违规以负债形式接受‘增资款’并使用和个人贷款合同及费率管理不到位,这两条处罚在行业不常见;而员工汇集他人资金购买信托计划,部分被汇集人员认购金额少于30万元和借道合作机构变相进行不同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之间信托财产的相互交易,这两条属于严重的违法违规行为。”同时,北京银保监局对相关负责人赵照给予警告,并处罚款10万元;对王晓丽给予警告,并处罚款10万元;对周立给予警告,并处罚款5万元;对李韶宇给予警告,并处罚款5万元。记者在查阅外贸信托2020年年报显示,赵照为外贸信托的副总经理、王晓丽为外贸信托的总经理助理,而从两人的从业年限来看,平均从业时长超过22年。对于其他处罚内容,廖鹤凯指出:“未能识别商业银行个人理财资金认购劣后级受益权,这条很早(10年前了)就有规定限制,近年来很少见这类违规。而合格投资者人数突破‘资管新规’要求,这个在日常业务中也不常见,基本都会合规操作,也很好控制。”对于天价罚单记者致电外贸信托了解整改措施,但截至发稿,电话无人接听。50亿信托计划延期外贸信托是中国中化集团公司旗下从事信托业务的公司。公司股东中化资本有限公司和中化集团财务有限责任公司分别持有97.26%和2.74%的股权。通过股权穿透可以看出,公司实控人为中国中化集团有限公司。此外,外贸信托还参股诺安基金、宝盈基金和冠通期货。据2020年年报,外贸信托实现营收30.89亿元,同比增长10.78%;实现净利润14.2亿元,同比下降20.68%。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内营业支出为12.49亿元,而2019年为4.42亿元,同比增涨182%。但因其拥有注册资本80亿元,排在信托行业前列。此外,数据显示,在2020年报告期内,外贸信托出现6.61亿元资产减值损失,损失同比扩大进5倍。在2021年6月初,中央纪委官网披露,外贸信托总经理刘剑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监察调查,而这距其同年1月末获批上任还不足5个月的时间。不仅如此,外贸信托一款名为“富荣166号”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应于2021年11月28日到期,但目前无法正常兑付,预计延期2年兑付该信托产品“富荣166号”分二期发行,总规模66亿。第一期成立于2019年11月28日,规模50亿,其中16亿期限12个月,34亿期限24个月;第二期成立于12月31日,规模16亿,全部期限24个月。根据认购金额和期限不同,该产品业绩比较基准在6.2%到7.3%之间。发生逾期的可能是第一期24个月的34亿元和第二期的16亿元。该项目资金用于向成都心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发放信托贷款,用于成都某天府半岛项目的开发建设以及置换金融机构借款,主要风控措施为:成都某天府半岛项目中在建工程抵押,某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相关公司的股权质押。据用益信托网最新数据显示,今年1-11月,信托行业共发生250起违约事件,涉及违约金额高达1250.72亿元,其中房地产信托涉及违约金额达707.43亿元,排名第一,成为行业违约“重灾区”。与房企合作的过程中,外贸信托不止踩到一颗雷。外贸信托2020年的信托资产分布中,房地产的金额为256.24亿元,占比为3.8%。头部房企均出现在其质押融资的列表里面。用益信托研究院指出房地产信托产品违约情况增多,主要还是源自于政策对于房企融资的收紧,尤其是在“三道红线”政策出台之后,部分头部房企的资金链开始持续紧绷,加上信托公司在交易对手和房地产项目的选择上同质化的情况比较严重,违约情况比较集中地爆发。另外,监管罚单中提到的“个人贷款合同及费率管理不到位”,或指的是消金业务,合作方之一的赫美集团已经深陷债务泥潭。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